嚯……

生まれて、すみません

啊,还有一张之前的
强势地问一句:在下可以为您执笔吗( •̀∀•́ )

新认识的一位摸鱼大佬——@龙胆盛开之地
是一位很可爱的画家哟( •̀∀•́ )

没有名字

※内有私设
※没有CP(大概……)
※OOC(严重!!!)
※小学生文笔,九岁儿童的脑洞( •̀∀•́ )

直接开始↘

中岛敦缓缓醒来,睁开他那双工艺品般的紫金色眼睛,在阳光下泛起点点幻境般的光芒。

“这里是……?”中岛敦睁开眼睛的一瞬间,便被周围的景象一惊。

他坐在一间教室里,正好是下课时间,清一色穿着黑色校服的学生有的在聊天,有的在玩追逐游戏,有的坐在椅子上玩手机。

在中岛敦震惊的时候,突然有人从背后蒙住了中岛敦的眼睛:“猜猜我是谁~”

“呃……直美小姐。”
“Bingo~”谷崎直美松开手,凑到中岛敦跟前,“不过是直美,不是直美小姐哟。”
“诶?嗯。”
“敦君,你没事吧?”谷崎直美眨了眨好看的大眼睛问道,“生病了吗?”
“没有没有,让你担心了。”

谷崎若有所思地看着中岛敦,那双仿佛可以看穿他的目光让中岛敦一阵寒颤。

“啊,哥哥回来了,敦君要好好照顾自己哟。”谷崎直美甜甜的一笑,然后扑向了从教室后门进来的谷崎润一郎。

“我这是……怎么了?”中岛敦趴在课桌上望着窗外,记不起那场梦。

中岛敦好不容易熬过了下午的两节国语课,下课铃响完,便是一道广播。
“通知——请全校师生立刻到礼堂参加会议,请全校师生立刻到礼堂参加会议。”

话音刚落,就有学生开始疑惑了。
“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“不会又是两大组织惹了什么事吧?”
“不会,两大组织的头头还在校长那里呢,其他人谁敢惹事。”
“你说得也对哦。”

中岛敦看着那群围在一起的男生,听着他们的谈话,心里想着不会是自己和芥川龙之介单挑的事被发现了吧……

“敦君,要走了。”谷崎润一郎被妹妹直美挽着手臂朝还在发呆的中岛敦喊道。
“嗯,来了。”

谷崎先生还是这么温柔呢……为什么我要称“先生”?中岛敦和谷崎兄妹并肩而行,心里想到。

五分钟后,三人到了礼堂门前,这时已经有很多人结伴进去了。

在门口,中岛敦看见了两道熟悉的身影。

“太宰先生!国木田先生!”
中岛敦大步走向前朝两人打招呼。

“阿拉,敦君,好久不见啊。”太宰治露出亲和的微笑。
“好久不见了。”就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。中岛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见到这两人会如此激动,但是能见到他们,中岛敦有着说不出的安心感。
“敦,最近怎么样?”国木田推了推眼镜问道。
“嗯?嗯。”

“两位学长好。”谷崎兄妹也走了过来。
学长?中岛敦一愣。
“话说,刚刚敦君是不是叫我和国木田‘先生’了?”
“嗯,我也听见了。”
“哈哈,敦君睡醒的时候还叫我‘直美小姐’呢。”
“这是真的吗?敦君。”
“呃呃……哈哈……”

中岛敦尴尬的一笑,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。

“学长们还不进去吗?”中岛敦试着喊着道。
“我们在等社长呢。”
“来了。”
中岛敦顺着国木田的目光看去,只见人群纷纷让开一条道,站在原地不敢动,两个高年级的学长没有任何交流,朝礼堂门口走来。

“社长还有……Mafia的Boss?!”
中岛敦嘴角一抽,看着两名大神级别的人物朝这边走来。
社长依旧是那副谁欠了他几百万的表情,和旁边笑得满面春风的森鸥外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“社长。”国木田四人立刻上前,走到福泽谕吉身边。
“嗯。”

另一边,森鸥外也有一大群人来迎接,其中包括中岛敦的死对头——芥川龙之介。

“走吧,今天夏目先生有事宣布。”福泽说着,大步流星地走在前面。
国木田四人沉默地跟着他在后面,虽然社长是个万年面瘫,但是在场的四人都从社长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兴奋感。

“Boss,您看上去很开心啊。”中原中也走在森鸥外旁边道。
“嚯~我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?”
“嗯,是有什么事要发生吧?您可以直接下令。”
“呵呵,不愧是我得力的干部,不过中也君也可以试着放松一下,神经绷紧太久会秃顶哟。”
“啊?哦。”中也不自觉地压了压头上的帽子。

进入礼堂后,中岛敦首先便看见了明亮的舞台,正前方摆放着一章演讲台。而在台下第一排的位置上已经坐了两个人,一个紫发扎马尾的少年对身边的黑发少年说着什么,而对方只是安安静静地听着,不做任何回复。

中岛敦看着那两个人的背影,总觉得似乎在哪见过这两道背影。

“喂,敦君,这边这边。”太宰治朝还在发呆中的中岛敦喊了一声。
“来了!”
中岛敦转身朝太宰他们一群人那边跑去,蓦然回首,与那两人的视线对上了。
浅紫色的瞳仁,平静无波,充满着神秘感,同时令人发指;叶绿色的瞳仁幽静冷漠,没有青春期的光芒。

“很抱歉,让大家在休息时间来到这个礼堂,耽误了各位玩乐的时间。”
突然传来的声音把中岛敦的思绪拉了回去,扭头不去与他们对视。

演讲台后站着两鬓微霜的老人,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,迸发着精明,他是这所学校的校长——夏目漱石。

“各位能来我校,证明你们都是个性不同的天才,未来世界的佼佼者。”
“但是,最近这所学校的制度太过杂乱,许多学生仗着自己实力,持强凌弱,我行我素,建校以来首次出现一个月内几十人受重伤,现在还躺在医院里。”
夏目老师说着,瞥了一眼坐在最前面位置的扎着马尾的紫发少年,少年朝夏目老师俏皮的眨眨眼睛。

“所以,今天我要向各位宣布,吾等文野学院将要成立学生会!”

全场陷入沉默,然后爆发出议论声。
“学生会?!”
“学生会有什么作用,这个学校不早就被两大组织掌管了吗。”
“谁说的,除了两大组织还有教师机构呢,他们才是学校的幕后。”
“学校要搞大事啊~”
“学生会啊……我还是乖乖做个路人的好。”

“文野学校终于要成立学生会了吗?”太宰治坐在国木田旁边轻声笑道。
“一个月就有几十人重伤入院……会是什么人做?”国木田喃喃道。
“不知道,不过国木田君的注意点为什么在那?”
“敦君知道吗?”太宰突然看向中岛敦问道
“诶?我不知道。”
“嗯……我还以为你知道一点呢。”

“对于这件事我和直美知道一点。”坐在三人前面的谷崎转过身道。
“听说是两个人做的。”
“两个人?!”
三人皆是一愣。中岛敦突然想到坐在最前面的两个人。

“这所学校是为了培养怪物而诞生的。”坐在国木田独步右边的福泽谕吉突然出声道。
“就是比天才还要高一层的比喻。”江户川乱步吃着薯片解释道,“异能者。”

“哦~学生会啊,不知道这个肉包经不经蹂躏。”中原中也看着讲台,湛蓝色的瞳仁中迸发出兴奋无比的找到猎物的杀光。
“中也君要小心哟,千万不要去惹这个新来的风纪委员。”森鸥外出声提醒道。
中原中也惊讶地看向森鸥外,对方只是笑了笑。
“那个人很强吗?”
坐在中也旁边的芥川突然开口。
“强?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了。”
“什么?”
“他不是异能者,但是,他的实力在异能者之上。”
中也不再出声,目光移动,对上那个慢慢走上舞台到演讲台边的黑发少年。

嗒——
突然一道清脆的手指敲打桌面的声音响彻整个礼堂,所有人都闭上嘴看向了讲台。

黑发少年将话筒放在手指边,待全场安静下来后,他将话筒放回话筒架上。

“吾名黑崎,黑崎莲。任职风纪委员。”
黑崎莲深吸一口气,向所有人介绍了自己的名字,然后抬起头,左绿右紫的异色眼睛与台下大众对视。

“哇喔~异色瞳耶。”
“这是怎么做到的?美瞳吗?”
“看着好奇怪呀……”
“呜哇……怪物吗?”
“真是……令人恶心的颜色。”
“要不早点把他除掉,看着那双眼睛很不爽。”
“赞成。”
“……”
礼堂里响起学生们交头接耳的议论声,比起之前已经算小了。

“这么能这样说人家。”
中岛敦可以将周围人的话语听得很清楚,他皱起眉头。
“嗯,虽然这位风纪委员的眼睛是奇怪了一点,但也不至于这么说人家吧。”谷崎直美抱着谷崎润一郎的手臂嘟起小嘴不瞒道。
“嗯……我不喜欢这双眼睛。”坐在社长身边的江户川乱步突然发话,周围的人都看向他,江户川乱步慢慢开口道:“那双眼睛就像死人的眼睛一样。”

黑崎莲可以将每个人的声音听得很清楚,包括在他对面抱着零食的那个黑发少年的“我不喜欢这双眼睛”的话。
“就像死人的眼睛一样……吗……”黑崎莲用手捂住右眼。

“别消极啊,黑崎君~”
紫发少年双手插在裤兜里,跳上一米高讲台,对着黑崎莲笑了笑。
黑崎莲让出话筒,让少年来讲话。

“各位——亲爱的老师和同学们,午安。”少年自信爽朗的声音将所有人的声音掩盖,“我叫风野,风野无代,现任学生会会长一职,请多关照啦。”
风野无代自我介绍完毕,一个潇洒地侧身,将他身后站着的黑崎莲露出来。
“这位是风纪委员,大家要是手痒痒了可以随时找他哟。”

黑崎莲眉头轻微皱起,然后恢复,只是那么眨眼间。

“还有其他成员,一共一百人,身份暂时保密,大家可以慢慢猜哟,猜到有惊喜!”
风野无代轻松诙谐的语气让众人瞬间对他产生了好感,加上他人也长得标志,清爽的马尾,活泼开朗的笑容,还有两颗虎牙,瞬间迷倒大片女性。

中岛敦也不禁在心里给这位同龄的学生会长点了十个赞,这个人很强。
中岛敦又看向了黑崎莲,黑崎莲面无表情,额前黑色的碎发有点长,半遮半掩着那一紫一绿的眼睛,他的皮肤略显苍白,但比起芥川那种病态的苍白已经好很多了,纤瘦的身躯像军人一般笔直地站着。
似乎注意到了中岛敦的目光,黑崎莲也看向了中岛敦,两人再次四目相对。

黑崎莲面部表情明显有了松弛,仿佛下一秒就可以看见一张微笑的脸,但黑崎莲并没有微笑,而是闭上了眼睛,埋下头去。

夏目老师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,无奈地摇头看着黑崎莲。

“哈哈哈——”
突然一阵哄堂大笑令中岛敦吓了一跳,不明所以地看向笑道前仰后翻的太宰治,以及捂着嘴颤抖的国木田。
“怎,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中岛敦看向了讲台,只见风野无代靠着讲台站着,非常满意地看着在场大笑的学生以及哭笑不得的老师们。

“好了,笑够了的话我就要说一说关于校规的事了。”风野无代的双手撑在桌子上,一双深不见底的紫水晶般的眼睛似笑非笑,即便他的嘴角正勾起。

“第一,打架斗殴随便各位,校内校外都不受学生会限制。但是!不准挑比自己弱的人;见到同校生被其他人欺负,要二话不说把对方暴揍一顿,只要不死不残,后果我们学生会担。”
“第二,不得违背或者违抗学生会的一切命令,不得挑衅学生会成员。请战的话,请找风纪委员~”
“第三,弱者努力变强,强者变得更强,学生会在每位学生三年在校时间里,会无偿保护弱者五次,五次机会一过,弱者将被列入差生表,在特殊教室学习,直至变强。当然了,你们现在还没有权利向学生会提意见。”

“其他的我就不说了,相信大家都不知道,所以犯了那些校规,最多就是被扣个分,交个罚金什么的,但是……切记不可犯了我刚刚说的三点,否则,你会生不如死……”
风野无代一口气说完,语速不算很快,所有人都记住了他的每一句话。

“哎呀,这下麻烦了呢……”森鸥外翘起二郎腿,用手撑着头,嘴上这么说着,其实他却笑得很开心。
“Boss?”
“中也君,芥川君……不瞒你们说,我被列入学生会了。”森鸥外笑道。
“……什么?!”中也一听差点从位置上跳起来。
“冷静点,中也君,不只是我,在场还有好几个人都被列入了学生会,可能也包括你。”
中也一脸茫然,恶狠狠地瞪向讲台上那个笑嘻嘻的少年。

“……”社长呼出一口气。
乱步看向社长,心里大致有了了解,同时也对风野无代的实力有了新的测量。
“乱步。”社长喊着乱步的名字。
“嗯?”
“你的名字也在学生会成员单里。”
“……哦。”乱步掏出一根棒棒糖,“恐怕我社主要人员都在吧……以及Mafia那边的干部。”
“真不愧是你啊。”
“你想瞒着我什么还早了点。”

※差点忘了,“风野无代”这个人是在下的基友 @九方鸣狐 想出来的人物,实力强,性格爽朗,而且是个天然黑。

万圣节


万圣节在明天,提前祝大家万圣节快乐(。・ω・。)ノ♡

河神篇

河神梗〖国太〗

出场人物:

失物人:国木田独步

落河物(人):太宰治

河神:中原中也

友情出演:津岛佑(没错,就是在下)

好~正文开始——

黄昏,河边。

“太宰!”

国木田赶到河边的时候,被绳索捆住的太宰已经被人推下去了。

“国木田君!”

“去死吧!太宰治!”

“啧!”

国木田一把将那人扯过甩向一边,处于急躁中的国木田手不留情,那个罪犯直接撞在路灯杆上昏死过去。

同时,国木田的指尖触碰到了太宰的衣领,没有抓住他。

“太宰——!!!”

扑通一声,太宰落入河水中。

国木田正要跳下去时,河面突然金光四射,一个人从河里升起,随着仙雾袅袅,四散开来,将国木田包裹其中。

国木田抬起头,望着那个坐在白云上的橙发蓝眼的,戴着品味独特帽子的——中也(!?)

“本座乃此地河神——中也。”

河神中也一开口,国木田就无视了他,打算从旁边跳下河去。

“喂凡人!好好听人说话!”中也立刻挡在国木田面前。

“谁要听一个犯了中二病的黑手党的话!”

“你必须听!”

“别挡着!”

“这是剧情需要。”

“……”国木田一愣,“啊,差点忘了。”

“咳嗯,凡人,你掉的是左边这个黑时宰呢?还是中间这个幼宰呢?还是右边这个女体宰呢?”

河神中也,取出三个(zhong)太宰治摆在国木田面前笑问道。

国木田从他的微笑里感觉到了深深的邪意。

“我要的是太宰治,不是这些,还有女体太宰是什么!?”

国木田的脸黑下来,撇了一眼那三个〖太宰〗,然后对视着河神中也道。

“汝要的太宰就在他们三人之间,选择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国木田看着三个沉默不语的〖太宰〗,黑时宰静静地看着另一边,注意到国木田的目光时,他笑了笑:“你好啊,茶发杂鱼。”

“-_-#”

国木田不语,看向中间一脸阴暗的幼宰,幼宰抬起头看着国木田,半张脸缚着绷带,一只鸢色的眼睛死气沉沉,让人感觉到绝望。

“呃啊……”

国木田不知道该说什么,又看向了女体宰,她也看着国木田,两人四目相对,女体宰微微一笑:“呀,国木田君。”

“……”国木田向来对女人没辙,更别说是太宰了……

“别磨磨唧唧的,快点选。”河神中也不屑的声音响起,“你不会连自己的东西都不认得了吗?”

“嚯~蛞蝓君说谁是谁的东西呢?”黑时宰双手环胸,仅露出的一只右眼瞥向河神中也。

“蛞蝓好吵。”幼宰补一刀。

“废话太多可是会被女孩子嫌弃的哟~蛞蝓君~”女体宰翘起二郎腿笑道,“说起来,蛞蝓君好像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女孩子呢~”

“-_-#-_-#-_-#-_-#”河神中也怒气值飙升,“臭青花鱼!想干架吗!!!”

“来啊,臭蛞蝓。”黑时宰从云朵上站起来,用身高鄙视河神中也(身高160是硬伤)。

“嘿~要干架吗~黑色的我加油哦。”

“那是当然的。”

“自信满满的嘛青花鱼,一会儿可不要哭哦!”河神中也也站起身来,两人之间火花迸射,战斗一触即发。

“唉……”国木田扶着额头,“你们几个……给我安静点!!!”

黑时宰和河神中也一震,女体宰也停下玩头发,幼宰直勾勾地盯着国木田。

“我选这家伙。”国木田伸出手,一把抱起坐在中间的幼宰,将幼宰抱在怀里。

“诶……”

“诶~国木田君好过分,都不选人家。”女体宰满面笑意道。

“看来你还是很有眼光嘛,茶发杂鱼。”

“吵死了!”
“凡人,你确定了吗?”河神中也居高临下地看着国木田道。

“啊,这家伙就是太宰,不会错的。”

“哼……可惜了。”河神中也惋惜道,“你选对了,所以这两个太宰也归你了。”

河神中也一说完,黑色宰和女体宰脚下的云朵消散,掉了下来。

“哎哟我的屁股(o>_

“可恶的臭蛞蝓。”

黑时宰和女体宰坐在地上,揉着发疼的臀部。

“谁管你啊!本座的任务完成了,先走了,你自己好自为之。”

“喂!等等!”国木田叫住河神中也,“快把太宰变回来!”

“不都说了,让你好自为之的吗。”河神中也留下这句话就沉入河中,消失不见。

国木田巨汗-_-||。

云雾渐渐消失,时间依旧是黄昏时分。

“喂,现在怎么办?”黑时宰将女体宰从地上拉起来问道。

“谁知道呢~”女体宰耸耸肩,目光看向抱着幼宰的国木田。

“饿了吗?”国木田问幼宰。

“……”

“去吃蟹火锅吧?”

“啊哈!真是个好主意呢国木田君~”女体宰凑上来抱住国木田的手臂。

“喂太宰!”

“我不介意和你们一起去。”黑时宰道。

“哟西!今晚咱们不醉不归~”女体宰手中突然出现一个钱包,跑在了前面。

“混蛋!太宰你又随便拿我钱包!”

看着走在前面两个太宰,国木田叹口气。

“喂国木田……”

“叫国木田先生。”

“为什么选我?”

“……谁知道呢。”国木田将幼宰放到地上,摸摸幼宰的头,“我只是做了我自己认为正确的选择而已。”

“……正确的……选择……”

“喂~你们两个点快跟上哟~”前面女体宰突然喊道。

“走吧。”国木田向幼宰伸出手。

幼宰迟疑了一会儿,苍白幼嫩的小手才碰到国木田的手心,接着便感到手上传来的国木田的温度,温暖的。

国木田与两个太宰痛饮了一个晚上,幼宰早就在国木田怀里睡着了。

宿醉的第二天,太宰变回来了。

前去接他们的中岛敦到包间的时候,只见太宰趴在国木田的胸口上,而国木田的手放在太宰的头上。

“这两人的感情真好呢,太好了。”中岛敦欣慰地一笑。

“快起来啦!太宰先生!国木田先生!”

THE END

花絮

佑:国木田先生,您下手太重了T^T

国:真的很抱歉……

宰:果然女体的我也是那么帅!哈哈!

与:阿拉,津岛君这不是受伤了吗,放心,我会帮你治疗的。

佑:不不不——不要啊!(被拖进医务室)


















祝福〖国太〗

国木田结婚了。

和他的理想一样,在六年后结婚了。虽然,他的结婚对象与他的理想完全不相符。

在一座小教堂里,古朴典雅的建筑装饰,光明圣洁的彩画,为今天站在这里的所有人献上美好的祝福。

武装侦探社的全员都一起来参加这场婚礼,还有由国木田在六年间一手扶助起来的福利院,也就是这所教堂,他,给了在场几十个孩子活下去的希望。除了这些人,还有港口黑手党也被邀请来了,国木田亲自上门,送的邀请函。

两大首领并坐在最前面,福泽社长旁边是乱步,森鸥外旁边是爱丽丝。在后面就是社员和干部的座位。

中原中也一脸黑线,因为他不仅被叫来参加那条臭青鱼的婚礼,还坐在了两个小鬼中间,说是害怕他们两个突然打起来,这两个小鬼就是芥川和中岛敦,横滨的“新双黑”组合,名气早已超过当年的双黑。

与谢野医生倒是和红叶大姐头聊得挺好的,两个有说有笑,泉镜花则乖乖坐在红叶身边,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最前方。

最前方站着穿着白色的西装,摘下了眼镜的国木田,等待着他的新娘(?)。

双鬓斑白的神父,看了看手中的怀表,然后缓缓将它收入怀里,抬头看向众人:“咳嗯!请大家安静。”

“现在,婚礼开始!”

婚礼进行曲奏起,由一群孩子来进行的演奏。

教堂的门轻起,带着飞舞的玫瑰花瓣,另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黑发男子站在穿着白色裙子的孩子们中间,手里捧着美丽的象征着虔诚的花束。

太宰治微笑着,那人本来就帅的不得了,经过一番打理,更是魅力无限,就连中也看见太宰治也是愣了一下。芥川更不必说了,一双眼睛就像锁定在了太宰身上一样,无法移开。

孩子们像一个个天使,或者说,她们本就是天堂派来的天使,专门前来为这对新人送来祝福的,而站在孩子们中间的那个人,是国木田的天使吧。

爱情的玫瑰花瓣一起一落,那是教堂后面种植的,香味比一般玫瑰要浓郁,太宰治他们一进来,教堂里便充满了玫瑰香味。

太宰治走在孩子们中间,来到国木田的面前。国木田伸出手,太宰治眼睛笑成了月牙儿,纤细的手放在了国木田宽厚温暖的手掌上,站在了祭台前。

神父开始念经书,众人都安安静静地将那些听完了。

终于,到了激动人心的时候。

神父说:

“太宰先生,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?无论疾病还是健康,或任何其他理由,都爱他,照顾他,尊重他,接纳他,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?”

“我,愿意。”太宰治垂下眼帘答到,然后看向国木田。

“国木田先生,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爱人与他缔结婚约?无论疾病还是健康,或任何其他理由,都爱他,照顾他,尊重他,接纳他,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?”

“是的,我愿意。”

即使是死亡也在所不惜。国木田心里暗暗下了誓言。

神父和蔼地点点头,将祭台上的戒指盒交给国木田。

国木田取出其中一枚刻着“KUNIKIDA”的戒指为太宰带上,尺度刚刚好。

太宰治接过盒子,将另一枚刻着“TAZAI”的戒指为国木田带上。

神父说:“主啊,戒指将代表他们发出的誓言的约束。我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宣布你们结为夫妇。上帝将你们结合在一起,任何人不得拆散。”

众人起身:“阿门。”

“你可以亲吻你的爱人了。”神父神补充说(虽然婚礼上是有这么一句来着)。

“……”

国木田脸红了,红到了脖子和耳根。

太宰治没有给国木田反应时间,两人亲吻了,在所有人的祝福中。

“国木田先生,太宰先生,你们一定会很幸福的!”

“祝你们幸福!”

“白头偕老!”

“国木田先生!太宰先生!Happy!”

……

国木田将太宰拥入怀里,真希望时间能够停止。

#凑合着看看吧#
#真心喜欢这对#


生日快乐,乱步先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0月21日

风,带着悲秋的气息,冰冰凉凉,浸入骨髓。

#嘛……这是以国木田为主线的文#
#重新编辑过了#
#然后没灵感了……#

风,带着悲秋的气息,冰冰凉凉,浸入骨髓。
“小心!不要伤到人质!”
一座商务大厦前,黑衣武装部队将大厦包围,在他们前方是枪林弹雨。
“啧,果然……超麻烦。”一个有着一头茶绿色的年轻男子站在武装部队后方,看着不停发射着子弹的商务大厦,枪械打出子弹时的火花,看上去就像燃烧的火焰,包裹着大厦底端。
“喂!你在这里做什么!不要命了吗!”一名指挥官冲到年轻人身前,揪起他的衣领。
年轻人推了推眼镜,一双平静无波的绿色眼睛,看了看临近熄火的大厦,再与指挥官四目相对:“我是武装侦探社的国木田,我的同伴也在那座大厦里,请让我与你们合作。”
指挥官一愣,武装侦探社他当然听过,而国木田这个名字他知道两点,一是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在完成任何事件时都是堪称完美,几乎除了他一人再没有任何人受伤,二是在这近期,他入牢了,因为杀害幼儿之罪。
“你……”
“好了,时间紧迫,我该进去了。”国木田轻轻推开指挥官揪住自己衣领的手,大步流星地朝前走去。
“喂!!!就算你是武侦的人,也不可能进到里面的!很危险!快回来!”
国木田没有回应指挥官的愤怒与焦虑,只是向前走着。敌方已经熄火了,然而武装部队却不敢轻举妄动,只要有谁一动,那么铺天盖地的枪火便会再次降临。
径直穿过一百人的部队,其中没有人敢挡道。
国木田停下脚步,站在部队的最前端,仿佛战神降临般,无意之中给了所有人信心。
“全员把耳朵堵上!”国木田大吼一声,话音未落,便听见震耳欲聋的嗡鸣声从三楼里传出。
四楼,昏暗的仓库里,一双湛蓝的眼睛,缓缓睁开。
“中也,听到信号就到三楼广播室来。”
脑海里响起那个人最后的声音,中也“切”了一声,捆住双手的带锁铁链自己打开了,脚上的铁链中也不屑地将其捏的变形,甩在一边。
“唔唔!”
仓库里不只有中也一个,还有五男六女被胶带绑着。看见中也已经挣脱了束缚,准备出去时,一个女生挣扎着发出声音,通红的眼睛又流下了泪水。
其他人也被惊醒,抓住救命稻草般看向正在拍去帽子上的灰的中也。
戴上帽子,湛蓝色的眼睛扫过那几个人,然后,没有然后了,中也冷漠地走向仓库门,那十一个人就像毫不起眼的蝼蚁。
“唔唔!唔唔……”
一个年轻妇女倒在了中也面前,她泪流满面,那双疲惫的眼睛仿佛在恳求中也。
“啧。”
中也蹲下身子,撕掉少妇嘴上的胶布。
“请救救我的女儿!求求您,救救我女儿,求求您!”
“为什么我要救你们?”中也皱起好看的眉头,湛蓝色的眼睛依旧冷漠。
“您可以不救我,但我只希望您能救救我的女儿,只要她能活下去,您要什么都可以!”
“嚯……什么都可以吗?”
“是的!什么都可以!”
“那就闭上你的嘴在这里安安静静的待着。”中也一手将少妇拉起来,把她推向可以挡住他的位置的地方。
“我的女儿……”少妇手上的胶带解开了,然而她本人并没有感觉到,只是恳求着中也,想念着她的女儿。
“你的女儿会被解救,你们所有人都可以回去,刚才那声爆鸣声就是证明,所以都给我乖乖待着。”
中也不耐烦地说道,然后离开了。
他的话语被人牢牢记住,他的话语给了他们生的希望。
“神啊,请保佑这个年轻人……”少妇双手合十,祈祷着。

当一大群手持武器的人朝你扑来你会怎么做?
中也的回答:“干掉他们!”
身为Mafia五大干部,不,应该是四大干部(A被陀总杀了)之一,对于这种枪林弹雨的现实已经习以为常了,更何况这些子弹根本伤不了他。
“是异能者!”
对方人群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声,所有人开始缓缓后退,但这并不代表中也放他们离开。
“想跑,门都没有。”
脚下施力,中也整个人都飞起来,瞬间到达敌方面前,子弹全部与中也擦肩而过,未伤到本人丝毫。
中也一骑当千,干掉了敌方近30%的人。
而在二楼,国木田就没有中也那么好的情况了——被包围了。
国木田所在位置是商务大厦的服装区,各式各样的服装形成了很好的掩盖。即便如此,国木田还是有着很大的麻烦,身后是一堵墙,前方是五个拿着武器的外国人。
通过之前与对方的战斗中,国木田大致了解到,这是一支由难民和佣兵组成的大型犯罪团伙,至少有一千人,那么,究竟是什么人组织的?这个疑问令国木田困惑不以。
“Hey, 日本男孩,如果你不出来,这个小孩子可就危险了。”
一个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的金发女人,带着一个穿着蓝色裙子的五岁孩子站在佣兵中间。
果不其然,国木田举着双手出现在众人面前:“放了她!”
女人舔了舔嘴唇:“He's my dish.”
“放了她。”国木田怒目而视。

#然后呢?没有然后了……#
#灵感君醒醒!!!现在不是短路的时候啊!!!#
#嘛,反正也没有人看……(魂飞)#

嗯,心疼……心疼太宰先生……
……没关系,因为他是太宰先生
唉……